巨河网 > 综合 > 纪录电影《零零后》导演张同道:在纪录生命中反思

纪录电影《零零后》导演张同道:在纪录生命中反思

人气:919 发布时间:2019-11-21 07:44:01
与电影《零零后》主角池亦洋说戏。跟踪拍摄12年,记录两个“零零后”孩子真实成长经历,前不久上映的纪录电影《零零后》大获好评。该片导演张同道,是国内知名的纪录片学者和制作人。这是纪录电影《零零后》的宣传...

北京日报

研究生纪录片美学教学。

作者阿来、张同道和摄影师菲达(从左至右)拍摄了《文学之乡》的工作照片。

和电影《归零后》的主角池益阳谈论戏剧

经过12年的跟踪拍摄,他记录了这两个“零后”孩子的真实成长经历。最近发行的纪录片《归零后》受到高度赞扬。

过去,孩子们的国王,曾经玩得不欢而散,现在代表国家青年队打球。这个曾经被同伴孤立的女孩上了大学,主修教育,希望传授知识和教育人们。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?谁生了两个孩子?你也许能从这部电影中找到生活转变的痕迹。

“作为成年人,我们无意识地怀旧地看待童年。事实上,经常有许多美丽的误解。”电影导演张同道是中国著名的纪录片学者和制片人。他希望它能成为每位年轻父母的一面镜子,让他们看到自己和孩子未来的样子。

1994年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,张同道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当时仍然不受欢迎的纪录片领域。在过去的20年里,他一个接一个地捕捉到了精彩的故事。在赢得各种赞扬的同时,他也获得了对生活和儿童教育的理解。就像《明史》写了那么多历史名人,却以徐霞客一整天的郊游告终一样,张同道并不迎合别人的期望,而是以他喜欢的方式生活——这是他眼中最大的成功。

1纪录片引发的思考

一个小男孩站在积木上,拿着一根木棍,穿着超人斗篷。对面墙上有一个超人的影子,但影子的内核是一个低头沉思的男孩。

这是纪录片《零零后》(after zero zero)的宣传海报,将一个人的本我、超我和自我置于同一时间和空间,反映了一个人是如何“来到这里”的思考。一个月后,这部关于教育的纪录片引起了热烈的讨论。全国各地的家长团体和教师团体都组织起来观看。9月,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向全市中小学生推荐“零零后”。四川省宜宾市委宣传部和教育局联合发布文件,要求中小学组织观看“零零零后”。当时,张同道的朋友圈里充满了来自校长们的各种见解。

“学校、社会和家庭的“外在性质”符合活体的“内在性质”。唤醒生命之体后,生命之体以无限的热情和决心前进。”山东烟台校长曹瑞民在他的电影观看经历中写道。"真正的教育应该让孩子们通过磕磕绊绊不断发现自我,发现自我,实现自我."国家杰出校长陈兴杰在微信上表示。

还有许多思考——“教育的目的是什么?教育的目的仅仅是让孩子们去一所好大学并找到一份好工作吗?池益阳在电影中说,除了买车、买房、娶妻生子,还有一些幸福可追求。”

“如果孩子们接受教育的方式甚至连大学都进不了,他们会怎么做?”作者翻了翻这些校长的感受,问道。“那么你必须接受一个平庸的孩子。”面对我充满敌意的问题,张同道平静地回答:“这是我们应该反思的。教育想要孩子们像我们期望的那样生活吗?如果没有,那么我们应该改变。”

近年来,有许多有识之士呼吁关注儿童的个体差异,而不是试图大规模创造一代又一代的生活。张同道也有同样的观点。不同之处在于,他以纪录片的形式展示了真实的案例,而不仅仅是理论。

在9月4日的朋友圈里,张同道发了一组照片——三个父母和孩子看完电影后分享了他们的感受。除了被感动,它更多的是关于父母对孩子的理解。尊重个体差异和自觉成长是张同道传递的理念。就像20多年前一样,他放弃了文学研究领域的所有成就,就像伴随他一生的纪录片《私奔》,那不一定是一种生活。

至于他为什么选择拍这样一部电影,他坦率地承认,他对孩子的好奇心首先导致了他对“后零”一代成长的追求。他希望12年来这一代人的成长能或多或少地给父母带来一些触动。

农村老奶奶改变了文学博士的命运

作为国内纪录片领域的领军人物,张同道对中国纪录片的未来谈得最多:什么类型的纪录片,如何将创意转化为现实,中国纪录片的受众群体在哪里?他坦率地承认,《咬中国》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纪录片产业的发展,这个前少数民族群体也在传播它的受欢迎程度。虽然它还没有形成一个大趋势,但它确实在发酵,在变化中成长。

然而,走上纪录片之路纯属巧合。文学博士毕业前,张同道是中国文学系的一名文学青年。他整天写小说、诗歌和文学评论。他希望他的作品不那么容易理解,他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咀嚼才能获得好的品味。

纪录片留给人们的记忆是细节,细节是故事最完整的体现当张同道坚持记录片的细节时,他仍然清晰地记得遇见了一群改变了他命运的文盲农村老奶奶。“雪落在周朝的土地上,”张同道在那天的日记中写道。要不是这一天下着小雪,陕北冬天只会剩下黄色的土地和黑色的古树。老太太Ku·舒兰在窑洞边哼着民歌,拿着剪刀在纸凯瑟琳周围走来走去,在陕北冬天创造出超乎想象的色彩——当地人通常称之为“剪纸画”。

“这位老太太的唯一特点是她有一双大眼睛,其他人就像普通女人一样。”来到张同道之前,他非常了解这位老人,对这位民间艺术家印象深刻。早些时候,中央美术学院的画家兼民间艺术学者金·支林教授看到Ku·舒兰剪纸时,称她为民间艺术大师。在1995年世界妇女大会上,中国民间剪纸展在北京举行。Ku舒兰的剪纸“插花女郎”被安放在中央美术学院展览馆的正厅。1998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她“世界工艺美术大师”的称号。中央美术学院还复制了库舒兰老人的洞穴,张同道称之为“洞穴艺术博物馆”。

“她是我的英雄。我有朝圣的心情,但见到她我真的很惊讶。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普通。”张同道说:“洞窗里的旧木头露出了木碎片。老人用剪纸画覆盖了所有的家具。Ku舒兰用的桌子和剪刀没有仪式感,也就是乡下老妇人补衣服的炕。”

“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有她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。在我看来,她的艺术成就不亚于齐白石!”几乎在一瞬间,他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发现:这些不识字的农村老妇人是民族文化的继承者。

张同道的话题转了过来。没有金支林教授,像Ku舒兰这样的老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褪色,最终消失在风中,就像他们贴在墙上和炕上的剪纸一样。

张同道非常喜欢带花的剪纸。在拍摄库舒兰时,老人带他去了一个他曾经住过的山洞。破旧的窑洞里只剩下半挂在墙上、躺在地上、褪色或破损的艺术品。“卖花姑娘受苦了!”张同道模仿老太太的语气,当我低头录音时,她很快擦了擦眼睛。当我再次看着他时,我无法掩饰眼中的湿润。

他停顿了一下。“我从事写作,诗歌、小说、报告文学都写过。我想知道如何才能记录这些老太太。”他先后采访了高艾劲、方振、高凤莲、白凤莲、王兰银行等老艺术家。他觉得无论描述多么准确和精彩,都无法再现民间艺术家的声音、外表和微笑。然而,他们的后代只能在技术层面上学习剪纸,但他们一生的艺术经验无法再现。

这个问题更为紧迫,因为这些民间艺术家的老人和贫困生活随时都可能死亡。他第一次感受到语言的苍白,渴望找到一种超越语言的工具来呈现它们。纪录片成了首选。

改变专业并不容易,但这个决定从未改变。张同道毅然去了北京师范大学新建的影视专业。当时,第一班的学生没有报到!

当时,他认为拍摄剪纸只是一次性的工作,当他通过电视传播民间艺术的愿望实现后,他会重返文学。谁曾想到这次大逃亡会持续半辈子。“我不能回去,我也不想回去。”

3和漫游世界的纪录片

“你可以说,虽然我读过关于这位医生的书,见过许多著名的专家和学者,但真正改变我人生道路的是这位老太太。”张同道打开书柜门,双手拿出Ku舒兰的作品集——一本装订精美的画册。“在拍摄这部纪录片之前,我一直在看书,包括中国、西方、历史和今天。但从那以后,我决定花十年时间读泥巴。”

1994年秋,张同道老师加入了北京师范大学影视专业的新生队伍。在研究生班,他遇到了北京电视台的台长陈大力。两人一拍即合,去陕北拍摄。1998年,由张同道策划、陈大力执导的《刘念》记录了Ku舒兰、高艾劲、高凤莲、白凤兰等民间艺术家的生活。这部电影在蒙特卡洛电影节上获得一等奖,这也是北京电视台第一次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大奖。

2006年,张同道导演的纪录片《发现民间》用10集讲述了金支林教授发现民间艺术的故事。民间剪纸艺术大师Ku·舒兰、高艾劲、曹殿祥、王兰银行、高凤莲、李秀芳集体亮相。只有库什兰死了。

拍摄完剪纸女人后,张同道发现自己“无法回去”。“我想回到我的文学领域,但我带着一部纪录片私奔了,并环游了世界。”直到2018年,张同道才意识到自己在完成《文学之乡》后“通过纪录片回归文学之乡”,拍摄了莫言、贾平凹、刘震云、阿来、迟子建、毕飞宇六位作家。

1999年,张同道决定自杀。什么事?当时,张同道下班后骑着自行车四处寻找拍摄对象。张同道骑到紫禁城门口停下来:给紫禁城的守门人拍照?“想想那一幕,”张同道把手伸进紫禁城门。夜深人静时,紫禁城的守门人慢慢关上大门,灯也熄灭了。一大早,门慢慢打开,金色的阳光和红色的油漆门融合在一起。这幅画非常漂亮。”然而,遗憾的是,拍摄这些场景必须经过太多的检查站。几次不成功的交流后,张同道回到小巷,继续寻找话题。

1999年秋天,北京被金色的阳光所笼罩。这一天,张同道骑自行车到了西海的前面。在一个小广场上,一些居民正在练习太极拳、剑和秧歌。“这是北京著名的西海。向前走就是西克桥。人们的生活是如此真实。我想我应该给北京市民的生活拍张照片。”

张同道爬到了一栋六层楼的楼顶。在选择了合适的地点后,他最终确定了一个从居委会拍摄的计划:“居委会有一个故事,可以支持一部纪录片。”姜杨访的居委会看到了张同道。与居委会苏主任讨论后,张同道和团队开始跟进。

对于这些角色来说,试图在外表上独一无二是非常困难的。但是在拍摄的第一天,这种独特的游戏方式就出现了。那天张同道正在西海岸拍摄。一对中年人表现得像情人一样亲密。"我告诉摄影师拍这张照片。"仅仅过了不到5分钟,一个女人从远处跑了过来。当那个男人看到掉头时,他跑了,两个女人直接扭打起来。“这一次,居委会苏主任刚刚进了画面!如此强烈的戏剧风格让你无法弥补,对吗?因此,我经常说生活的想象力比作家丰富!”

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张同道跟进了许多琐碎的事情,比如消耗药的分发、国庆扫街以及家庭纠纷的调解。就在那时,北京的居委会开始了选举,而姜杨访的居委会只是试点!“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,它深刻地反映了社会的变化,并为我的纪录片提供了主干故事。”

最后48分钟的“邻里委员会”被选为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。我以为这是张同道的杰作,但他摇了摇头。“从今天的角度来看,这部纪录片有许多缺陷。最大的问题是这个角色不够丰满。”张同道总结说,很多时候摄像机被事件拖走了,但是这些人的性格和命运却被忽视了。“这使得角色不是三维的,如果我现在拍摄他们,一定不是这样。”

客观分析作品已经成为张同道一贯的态度。他甚至直言不讳地判断他的《白马四姐妹》是“一部失败的作品”,因为这部纪录片迎合了当时年轻人和老年人的口味,但它不够深刻,拍摄成本太高。“现在我不太在乎奖项了。我不需要别人的肯定来判断我是否正确。我必须先满足自己。”

张同道说,他上身穿着棉亚麻长袖,不像中年人习惯的那样臃肿。他身后的墙上有“模仿自然”的书法作品和老子骑牛的画。当他接电话时,我参观了他的办公室。家具很简单。除了书架和必要的家具,没有特别的奖杯桌。窗台上只有一张新获得的证书和几件小工艺品,散落一地,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处理。

张同道的办公室里收藏了大量书籍,其中大部分都整齐地排列着,书脊朝外。中国电影之父黎民伟的传记触手可及,但封面是朝外的。黎民伟是纪录片《追逐光明和里程》的主角之一。现在张同道在纪录片领域也取得了很多成就——换句话说,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

“在场是我们的使命。”

“现在想看比赛的人数约为3500人,大象表演的工作人员现在每天睡六个小时是最高的期望……”张同道免提上说道。这些天,十分之九的电话来自报道“零零后”的记者。

没想到,这是合理的。张同道说,在这样的时代,在这样的中国,在这样的纪录片中,应该有这样的关注,但是观众和业界并没有适应。“从新中国成立到现在,随着我们的快速发展和艰难转型,纪录片的好主题是其中一个偶然的方面。然而,到目前为止,很少有纪录片真正被落下。我们的纪录片制片人不值得这个时代。许多重大事件发生时,我们都不在场。”在张同道看来,纪录片制作人的首要责任是记录“这是一项使命”

通过这部纪录片的拍摄,张同道实现了他“读地球”的愿望,实现了他对社会和生活的反思。在《归零后》中,他反思了做父亲的使命和方式。

2006年,他的儿子才4岁。在一个寒冷的春天早晨,张同道把热水加热,并让他的儿子洗手。

“啊!”我儿子一摸到脸盆,手就缩了回去。“热!”

“怎么会热?我刚刚洗过了!”张同道有点焦虑。

“这就是你的感觉,我觉得热!”儿子平静地看着他说。

“无事生非!找一场战斗!”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家长,这个想法将不可避免地出现。但是张同道愣了一下。他记得鲁迅的《我们现在是怎样的父亲》。“每个父亲心里都有阿沁·施晃。陛下不可侵犯。但那一刻,我在心里杀死了秦始皇。”

张同道伸出双手:“经过40年的风雨和阳光,我的手就像松树皮,但孩子们的手只有4岁,非常娇嫩。所以我们对温度的感觉是不同的。他不是不讲道理的。”

“我怎么能理解这一代人?作为一个父亲,我应该如何与我的孩子相处?”带着这些疑虑,张同道决定以纪录片的形式来观察新生代。就在这时,他收到了李小姐的邀请,要他去参观校园。张同道说那些阳光明媚的孩子感动了他。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大学,两人立刻合得来,并开始跟进枪击事件。“我没想到拍摄了12年。个人生命成长的魅力如此之大,以至于我们只能用生命来记录生命。”

在过去的12年里,张同道的团队经历了各种可以总结但无法详细描述的困难:资金短缺、船员更换、相关人员拒绝、纪录片编辑。现在呈现给观众的电影《归零后》(After Zero)有两条线索和四个时空,后面是1000多个小时的素材和26个版本。“这不能说是完美的,但我想我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这两个孩子的个性发展。”

张同道告诉我,他经常在脑海中想象“零后”这样的画面,当他长大进入社会后,这些“零后”送他的孩子去幼儿园,两人挥手看着孩子离开。“我认为这是一个生命周期。他们有机会观察自己的孩子,也有更多机会观察自己。”

把社会的万千事物放入镜头,向观众呈现不同的角色。张同道在镜头前和镜头后观察一切。当他年轻的时候,他被大地的芬芳所吸引。从那以后,他一直逍遥自在。他离他的文学故乡越来越远了。张同道也分不清其中的得失。超越但不否认是他对生活最大的真诚。

pk10官网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